删除

这是木鱼发翻译贴时候,时不时用当天参与翻译的队友们的名字写的小故事。有队友不是从最初看起的,喊着看不懂啦。木鱼做了一个汇总,没头没尾的小故事,请大家品鉴呦。
图片 1

江湖里从来都流传着英雄的故事,乱世出英雄,在耗子女皇的战歌行将唱遍整片大陆的时候。

不是某某人阻止了她,而是这个名为“兰芷”的时代浪潮,此起彼伏地涌现出那些少男少女的英豪,将女皇堵在了成都平原。

而反叛军的首领却是大公主柚子茶,是啊,我们又一次听到了她的名字……

故事还在继续,而一切才刚刚开始。兰芷,翻译小队,将成为永恒的主题。

图片 2

话说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今日不说大势,只说故事,而这段故事最初是记载于张起灵从青铜门取出的一份古籍,寥寥数语,惊天动地——

兰芷208年,耗子灭反叛军主力于赤壁,擒柚子茶,军团溃散。210年,夏、空、建、饭四军联合,攻江夏。龙战于野,其血玄黄。

兰芷英雄传揭幕,欲知后事,下回分解。英雄们,加油~!!!!

图片 3
210年冬,江夏城。

耗子女皇直立在高台上,身边无一兵一将,却有千军万马的气势,眯眼看着众人,尽是冷漠。 台下诸君,或站或躺,雕龙刻凤的柱子椅子燃着黑火,残垣断壁……

持剑指着女皇的是小夏,护着岚烟如画和遍体鳞伤的柚子茶,还有仅剩的几个反叛军的将领们…… “师姐,三千年了……你都不记得我了吗”是女皇的声音,然而无人接话……

……她喊的是谁,三千年前又是何缘,且听下回分解。

图片 4
樱樱落落,漫天的粉色,飘在铁水与黑岩上,凄婉地美着……那是耗子女皇消散的颜色 

唯一站着是柚子茶和小乐,  反叛军的女领袖一手提着小夏的剑,  伸手接着樱花,  听着风里的故事,那过往的六千年——

是呀,那是师妹 
在过往的六十个轮回里,那一直是师妹 
她是永生的存在,而她每百年一轮回 
她是最强的生灵,而她修行20年就能强过她 
她记得这六千年所有的过往,而她只有这百年的记忆 
六千年前她们是同一个师父,六千年里师妹才是她的师父 
她出生,她去寻找她,新的身份新的面孔,找到她,教导她, 
百年后,她去寻找她,找到她,教导她 
再百年后,她去寻找她,找到她,教导她 
……

而这一生,女皇没有找到她的师姐 
这一生,她们为敌,她杀了她,毕竟只有她能强过她 
她是不死的吧,女首领这么想着 
她是不死的!女首领这么肯定着 
换我找你吧,师妹。 再百年,你又是谁,换个身份吧。 

图片 5
215年,倾奇山,三生镜湖。 
镜湖镶嵌在倾奇山巅,水有神异,可夺生灵心魄,亦可照出三生的片段种种。   两女子白衣铠甲,若神仙中人,凭借一神剑之剑域,宛如鸿羽浮于湖上, 
是兰芷大陆新皇柚子茶,弑心剑使小夏。 
一滴水破镜面,是女皇的帝血,镜湖显出画面。 
…… 
月半的夜晚,学堂边,一双十年华的女子席地而坐,俏脸上杀气腾腾,若火山正要爆发。 
半空中凭空一团粉色火焰,走出另一个女子,赫然是江夏城散做落樱的上任女皇.。 
…… 
镜外的新皇秀眉微皱。
镜面的两女子行将如何,女皇能找到自己的师妹吗……欲知后事,且听下回分解。 

图片 6
215年,倾奇山,三生镜湖上。 

小夏微惊,将剑域打开,迎进来两位皇朝重臣,岚烟和小乐,潇湘仙子岚烟如画,澳莱洲皇女余潇楽。  
小乐一身蛮荒风姿,锦毛衣铠,龙龟兽牙,不着寸缕的臂腿闪烁着力与美的光泽,嬉笑间露出布灵布灵的小虎牙。 

岚烟一身锦衣,头戴面纱,未露出一寸发肤,却被镜湖白雾勾勒出惊人的美丽腰身,宛若神女。   小夏微低头行礼,问道:“两位可知,女皇何在。”岚烟不语。 
小乐摸摸虎牙,道:“俺们咋知道主线人物都跑哪去了,木鱼也很郁闷呀喂,这可咋整。” 
言罢,三人齐齐望天,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。

图片 7
“戊、己、庚,诸神陨落之乱法————破军杀” 

学堂前五分貌似新皇柚子茶的盘腿女子不发一言,面沉如水,起身结“戊己庚”印,脚踩紫薇星破军势,怒目圆睁勾连天地。 

半空中刚才还悠哉游哉于红莲火中浪荡的女子,撅屁股弓腰就在开始讨饶,“师姐师姐,你听我解释,哈洲老冰棍实在太好吃,我吃的忘时了……别冲动2333” 

“师妹,你夺天地造化不死不灭,但师姐只有百年寿元……所谓冰棍儿师姐不知,然而吃了两个月师姐着实不信。” 

“啊哈,啊哈,师姐信我呀……师姐……” 

谈话间,若凤凰涅槃般的黑火凭空现身在那千年老妖精的周身,分秒间将那女子烧至寂灭,仿若从不存于世间,只留下梵文字样的火星子噼噼啪啪。 

“咿咿呀呀,师姐好疼的呀……我真的知道错了,耽误了师姐两个月时间,害得师姐丢了弑心剑,还放跑了……” 

新皇转世身不回话,继续结印——“辛、壬、癸,百鬼夜行之魂法————贪狼落” 

“我滴妈呀,师姐还来,虽然我不死,可是疼呀……师姐师姐呀,妈呀呀!” 
…… 
倾奇山,三生镜湖。湖面剑域中所站的柚子茶和小夏早已面容呆滞,满头黑线。“女皇,这……”“闭嘴!”“遵命!” 

镜湖岸边两个饮酒下棋的倾奇山居士,忘川舟上和踏雪典狱,听着响彻天际的“妈呀”和“饶命”也啧啧称奇“用灭世之法略做小惩,这这这,女皇奇哉妙哉。” 

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图片 1
兰芷161年,阿比斯深渊。

这是一个颠倒的世界,仅仅下落几十米就如同跨越了不同大陆的气候带,不同的地貌垂直着拥挤在一个至今不知深度的巨穴中。 

而这里,是兰芷皇朝的新兵淘汰地——奈落训练营。

深渊五层,死寂之森。

无尽的森林像是一个巨兽的血盆大口,龙龟蛇虫充斥其中,等待收割鲜活的生命,又将送出兰芷的脊梁。

森林的边缘是一片营地,重重栅栏里,如今篝火熊熊,照着新兵蛋子面对死寂之森期待又恐惧的眼神。

“小夏,高尔佳,第1组,进青冥河。”“是,教练。”时年只有12岁的未来的弑心剑持剑使小夏。

被称为教练的是新兵团唯一的女团长柚子茶,战斗背心,皮短裤,一只足有两米高的长炮“巨灵神”斜插在背后,煞气森森。

“踏雪典狱,忘川舟上,第2组,进龙巢” “是,女王大人” “叫我教练!!!” “是,教练!”

“雒萌,八宝饭,第3组,穿死寂之森”“是,教练。”

“梧桐雨,Louisa,第4组,穿不屈花海”“是,教练。” 

…… 
“完成任务,活着回来。”“是!!!!教练!”
齐喊的声音穿过围栏,在死寂之森惊起微澜。

图片 2
阿比斯深渊五层,死寂之森,奈落训练营。

此时的死寂森林不不复死寂之名,喊杀声,枪炮声,惨叫声和凶兽的咆哮声将此处变成了炼狱。

一片黑影遮住了皎月,不是云,是一只瑟瑟发抖的黑龙,悬浮在半空,龙头上站着一个杀神,衣裤臂膀上鲜血淋漓,却没有一滴是她的,正是奈落教官柚子茶,正抱臂看着森林里的每一处,眼神幽远无光。

青冥河底,无心洞,脸色苍白的高尔佳佳用树篱拖着已经受伤的小夏往深处走去,小夏的双臂已经扭曲成诡异的形状,却一声不吭,时不时还有对话传出。“夏,我们回去吧,好冷,你还……”“佳佳,我觉得前面有谁在叫我……”

龙巢,岚烟一边喝酒一边比叽比叽地吃着一种红色的果子,面色陶醉。身边坐着两个小娃娃,一脸崇拜样子,是踏雪典狱和忘川舟上两个捣蛋鬼。“岚姐,好厉害呀。做我们的师父吧”“闭嘴,滚……”“岚姐~~岚~~姐~”“……gueng!”镜头拉远是一个龙身,成片的新兵尸体和数不尽的怪兽碎片。

死寂之森,雒萌死死抵着八宝饭的断刃,血泪满面,声嘶力竭“饭,醒醒呀,是我呀!!!小饭!!” 
…… 

“这群混蛋……”柚子茶眯眼,咬碎了嘴里的树皮,跃龙而下……
图片 3
阿比斯深渊五层,死寂之森,不屈之花海。

当有世人看到这片花海时,绝对不会相信这是在地下五千米的深渊,在这层永远没有阳光的地方,这白色的小花会翻滚成海, 

花名“不屈之花”,花语为——不朽。

……

“一失足成千古笑,再回头是千年人。你是天问族皇女岚烟如画,兰芷大陆最后一个预言者,天族的罪人……你站住!!!”

一黑一红两道身影在白色的画板上泼墨,发声呐喊的是奈落训练营女教官柚子茶,岚烟不回话,只是踮脚、跳跃,依旧一身锦衣裹体、黑纱遮面,宛若跳舞的身法,两人的距离越来越大。

“无……心……”柔似情人的呢喃,母亲的呼唤,花海上一阵清风拂过,所有生灵都听到了这句轻谈,众生问心,大动之后随即大静,所有生物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,原地禁锢——自然也包括岚烟如画和柚子茶教官。

岚烟正要经过的一个土堆呼啦啦地陷下去,小夏握着一柄粉色的小剑战战兢兢地出来看着她,后面跟着小萝莉高尔佳佳,一边拍打着身上的土一边自语“呸呸呸,好臭,这土好臭。”

解开束缚的教官走到近前看着岚烟“我找了你二十年,没想到你在阿比斯……告诉我……我是谁,我一直在找谁……”岚烟没有转身,像是在回忆着什么。

“三千年前你是我天问族的长老南笙,一千七百年前你是海族小公主蜜柚,六百年前你是兰芷皇朝女皇……呵,你问我?小姐姐我也才活了九百年,哈哈哈哈哈,你问我?”

笑声燎原,哪怕隔着黑纱,也看得出岚烟眼睛溢出的讽刺。而就在小夏和柚子茶精神恍惚的刹那,变故突起。 

“素心,UME,动手!”是岚烟如画的声音……

图片 4
西柚307年,柚子茶女皇盛世。 地点:兰芷大陆群峰之巅。

“你当初问我去哪,我说从此无牵无挂,浪迹天涯。不料山河入梦,梦里还是她。”

身材魁梧的男人立于山巅,遥望着北斗星辰命轮,抖落一身风雪,露出一袭苍青色龙袍,冕旒摇曳。正是当世人皇,人皇仁厚,许世人称他一句“大叔”。

大叔回眸一望,洞彻诸天:纵横交错的法则之间,六道徐徐轮回,以一种常人无法想象,甚至无法理解的形式,构成的多维世界。

三千世界,亿兆众生,尽在其中。然终生皆苦,人皇也难逃苦海。

“你走吧,你不是她,六千年前她就死了。我此来只是求个答案,了了,你走吧,走。”

人皇大叔回头看着同样一身锦袍却单膝跪地的兰芷女皇柚子茶。

“人皇殿下,我也可……” “滚!”

一声爆喊,满天暴雪为之一凝,像是时空静止,又像是浓重的压力挤得雪片飘不下来。

柚子茶两耳有血,混着雪,划过她凝脂的两颊。

“再说这话,孤就杀了你,哼。你不是她,就算转世,你也不是她。佳佳,我们走。”

悬崖边抬起巨大龙头,是一只五爪金龙,龙头上还有一个小小的女孩,人皇侍女高尔佳佳。“是,殿下……”

金龙腾空,留下柚子茶站在人皇所站之地,喃喃自语,满是苦涩“为什么,我什么都记不得,记不得…”

图片 5
阿比斯深渊,奈落训练营,青冥河底。

穿过悠长潮湿的隧洞,进入另一番洞天,大剑古戟战锤……各种兵器残骸堆成了小山,这里就像一个已经被废弃的兵器储藏室,而我们时年只有12岁的弑心剑使小夏正抱着一把粉红色的秀气小剑昏迷不醒。  …… 

这是一片剑的世界,宛若古战场,然而风不动,云不动,作为魂体的小夏看着眼前的粉嫩的小萝莉。
“我叫剑灵阿韫,想要弑心剑,杀了我。”银铃般的声音说着悚然的话语。

小夏提起了刀,眼露杀气“仅此而已??”
“是呀,杀了我。”话音已成叠音。

阿韫已经消失,代之出现是忘川舟上,梧桐雨,佳佳……的魂体,却开口说话“杀了我们。来。”

图片 6

无尽虚空,星辰大海,是一切生命开始和结束的地方。馄饨的初生宇宙,破碎的衰败空间,平行宇宙间的裂缝,以及食物链最顶端的各种虚空巨兽。

万物静寂中,极端不和谐的从远处飘来一艘木舟,斗笠蓑衣,船头一个毫无形象地蹲着一个少年,提溜着一把鱼竿,鱼钩甩在空间裂缝里,不知在钓着什么。

船身一震,船头凭空出来一个锦衣男子,素衣不遮他一身君临的气质,充满复杂的语气,

“此少,好久不见。”
少年回头,童颜间露出一双沧桑深远的眼,   “人皇殿下” 
“叫我大叔。” 
“是,人皇殿下。” 

大叔深深地看了一眼少年,道 
“帮我找羲妃,她的转世在哪。” 
此少没有回话,抖了抖鱼竿,因果轮回转……
……
阿比斯深渊,青冥河底。

“咚咚咚”依旧身着背心、皮短裤的奈落训练营女教官柚子茶,横抱着昏迷的小夏,不断地走进剑洞。身边还亦步亦趋地跟着三个小不点——树袋熊,忘川舟上和梧桐雨。

树袋熊心神一震,循着柚子茶看过来的目光,“教官,有人在看我们,好像在好远好远的地方……”

图片 7
"有人在看我们,好像在好远好远的地方……”

少女盯着洞壁,又从穿过这剑洞,这青冥河和层层重重的阿比斯深渊,直连那九重天之上的无尽虚空。

少女眼眸早已变了颜色,十二瓣曼陀罗地狱花形的瞳孔,黑红又高贵。

星海虚空中的此少早已变了颜和色,那艘老木船和不知道从何处捡来的蓑衣,早已碎成尘埃,和一身玄黑色描金华服的此少一起悬浮在虚空中。少年的童颜咧出惊喜到极致的大笑,一头红发状若神魔。

“她看见我了呀,啊哈哈哈,她看见我了呀。只读出她之名为树袋熊,生在凡间,竟无因果。有趣着实有趣呀……”

“她的因果我此少收下了……”

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图片 1

阿比斯深渊还是亿万年前形成时候的模样,一千米往下一个气候地貌,永不见底,宛若人欲。

青冥河底,剑洞。

兽皮背心、黑皮裤的柚子茶教官正拖着五个树藤编的大口袋,哼哧哼哧地在湿嗒嗒的苔藓地上拖动,边走边嘟囔,平日里杀气腾腾的教官这时候竟有了萌属性:

“一群小王八蛋,没伤没残的,以为给老娘报数呐,轮着晕倒……阿西吧” 
“混蛋树袋熊刚说看见有人就晕……” 
“混蛋小夏刚说找到一把剑就晕……” 
“混蛋忘川到底碰到什么鬼东西,晕……” 
“佳佳……看见一堆晕了的小混蛋,就晕……” 
“这叫潮汐的从哪跑过来,也晕到这……” 
“靠” 
“操” 
“阿西吧” 
“干嘛不直接咽气了……让我拉着……” 
“我也是哔了马了……” 
…… 
一声一声的抱怨响在这千年的剑洞里,叮叮咚咚回荡。 

“噫……剑?” 

教官眼前出现一堆废弃的兵器,断裂的,腐朽的,一把一把都硕大无比,堆在一起又像是一个囚笼在锁着什么。 

教官向上看去,顶端悬浮着一把普普通通的青铜古剑。 

不,不普通,镌刻在古剑上的山河纹理像是一个个漩涡,而博学的教官却总觉得似曾相识。 

柚子茶双眼中燃起黑火,凝视着这把普普通通的青铜剑—— 

在她眼中,这柄青铜古剑渐渐变了。 

那山川草木,从简单镂刻的平面图像,逐渐变得有了纵深,把教官的心神全部吸了进去。  瞬息间越过了千山万壑,森海雪原。  苍茫大地上,日月星辰高悬,昼夜轮转,斗转星移,展现着最奇妙的规律。  三千世界,六道轮回,尽在其中。  一切的一切都无法用言语形容,人类的语言是多么浅薄,根本不足以描述这个宏大世界。

转瞬之间,力量耗竭,柚子茶仰面倒地,晕倒在五个大口袋上,青铜古剑又恢复了平凡无奇的模样。

“小姐姐呦,大叔的轩辕,可不是你能看的……那个,自我介绍一下,小生名空,是……额,晕了?”是一个少年的声音,在更深的洞里传来。

图片 2
公元前1024年,洪荒大陆南大陆,倾奇山顶,白城。

这是一切开始的时间,也是星火燎原之初的地方,从这里洪荒改名兰芷大陆,从这年,倾奇山平,白城更名江夏城,兰芷皇朝成立。

那年之前,人族势微,十万大山妖族,黑森高精灵族,碧落海鲛人族,都灵山丘矮人族,高天原羽族……以及多少说不上名字的又在吟游诗人歌中流传的多少种族。

可是歌曲中从来没有人族,人族最多,最弱,是奴隶,没有自由没有尊严。一直存在着,又像是石头野草一样被万族忽视。

这都是那年那天以前……

凛冬11月24日,白城大雪,洋洋洒洒鹅毛般落地,然后变成血色,融在遍地的尸体中,化为血泥不断被战士们踩踏。人族人皇起事,领人族有志之士打响了圣战,攻十万大山中倾奇山上白城,夺取妖王昊天镜。

白城藏宝阁外。一身血衣铠甲的大叔,横剑胸前,对着蚂蚁一般围过来的牛头人,狮鹫兽……脚下是最精锐的人族士兵,那些烈士都身着残缺的铠甲,致命的伤不止一处,他们砍断了刀,打断了手臂,咬碎了牙才死到这藏宝阁门前,也没有了不甘。

大叔推了一把身后的女孩们,道: “Alice,你带小夏和佳佳先进去,拿昊天镜,我挡着……你们走。” Alice一惊,她知道留下意味着什么。她转过脸,那是一双精致到会说话的面庞,银色的发丝有些散乱,金色的瞳孔,那是羽族人的特征,这个未来在兰芷大陆上留下无数传说的开国女皇,竟是个羽人混血……

“大叔……” “走!大家都死了,都死了……必须拿到昊天镜,人族需要一块休养生息的地方,我们必须拿到……”

人皇的声音越来越低,他看着战友们的尸体,像是在说服自己……

“佳佳,夏,我们走。”藏经阁门开,风起是万年腐朽的味道。

石门慢慢合上,大叔用衣服把手与手中的青铜古剑绑在一起,身前划出一道长痕,平静地看着眼前蠢蠢欲动的妖兽道:

“有熊氏族,人皇在此,过来,领死。”

白城南,朱雀大街。这里曾是白城最繁盛的地方,此时却像是一片平原,鳞次栉比的房屋不再,也是铺了一层层的血肉。不同的是方圆千里周天运转着一个迷锁大阵,阵心同样是几个女子……

“师姐呀,你说咱们一个幻阵把妖皇福卷儿和这么多大妖困在着了。一会阵破了,不得死成狗呀……” 是那号称不死不灭混沌灵又自称你好耗子的声音。

“你给我闭嘴!” 柚子茶浑身酸疼地和她的师妹靠在一起, “人皇只要拿到昊天镜,我们就能得救。而且你才是狗你又死不了哔哔个毛……”“师姐呀~”“闭嘴!”

背对着她们两,主持大阵的叶舞和树袋熊,翻了翻白眼,然后又无奈地看了看对方,喃喃“一对活宝呀……”

“放近点,放近点,三二一,射!”是苏北萱的声音。玄武门城楼上,梧桐雨,Veronica和苏北萱三个五阶战将和她们所带的小队可能是人族最后的战队了……

这仅剩的几十个人阻挡着城外的近十万狼骑军团。
放眼望十万大山的入口处,正在涌来无数的人流,不成军武不成编制,服饰各异的人。手持着自己能找到的最好的武器,涌向白城,冲向遇到每一个妖兽。

“还能赶上,还没结束……”讷讷祈祷的是一个名叫闻冬忆寒的女冒险者。
是的,兰芷当兴,还没结束,一切都才刚刚开始。

图片 3
"钠镁呀,你说,少爷是不是把我们忘了~" 
"镁钠呀,你说,少爷看到的世界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呀~" 
“钠镁呀,你说,少爷的姐姐什么时候再过来这里呀~“ 
"镁钠呀,你说,少爷明明比我一样高,为什么比我厉害那么多呀" 
”钠镁呀,你说,少爷的小破船为什么能横渡虚空呀~“ 
"镁钠呀,你说,少爷说的天道命轮到底是什么意思呀~" 
”钠镁呀,你说,少爷什么时候回来呀~~“

……

这里是万界的夹缝,是平行空间与空间之间的介质,是开始与结束的地方,名为虚空,名为奇点,名为混沌。而在这理论上并不存在的地方,声音并不能传播的地方,传出一个个不明所以的又没有收到回答的问题。

虚空奇点之间,旋转着翻过来的黄金大葫芦,或是一个陀螺,或者一个倒立的山峰。不存在固定的实体,只是一个上大小下的样子,然后旋转旋转。

葫芦底部倒挂着一个测量不出大小的小人,她有着非常精致美丽的容貌,跟人类的外表非常接近,但这并不是重点所在,关键是她的皮肤、头发、瞳孔等等全部都是金色的,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位纯金铸造的活灵活现的人类女性雕像。

一种介于血肉生命和金属生命之间的特殊存在,传说中他们是由泰坦所创造的金人,直接用黄金浇铸完美的身躯,然后以神力活化赋予血肉生命。他们是远古时代秩序古神的侍卫,在泰坦活跃的时期曾经有过鼎盛的文明,但是随着泰坦逐渐消失在历史中,这些拥有黄金血脉的人类也逐渐成为了传说。

她是天道命轮的守护者之一,给自己起名叫”忘川舟上~“,她亦然在喊叫着”钠呀,镁呀,你说话呀!“ 而这名叫钠镁镁钠的人,却身在葫芦的另一头盘腿而坐,周身缠绕五行之光,闭目塞耳,不听不言。她是命轮的另一个守护者,元素之主,无数元素神话故事的源头。

”噫,钠镁呀,麻吉霍霍,名录上有个叫maggie的小姐姐,飞升啦,破碎虚空啦,哇哇哇,快看呀!!“ 一道金光,梵音响起,虚空动荡……

图片 5

云荒,这是一片世外之地,无论外界各族如何纷争,这里总保持了最自然最美丽的样貌。这里是公元前二千多年前兰芷古皇朝建国之地,人族从此开始独立,而此时,这里并无人烟。

绵延无尽的草原中间有一个白色荒芜的城市,和一个碧蓝色的湖,湖面太大,世人称其为“镜海”。

湖面宛如一面巨大的镜子,倒映着黑沉沉的夜幕,以及湖中的城市。

城市正中,庞大的白塔耸入云,壁立千仞、飞鸟难上。

塔顶上的风也是分外猛烈的,吹得袂猎猎舞动。白塔底层的基座占地已有十顷,塔一路上来有柔和的收分,但即使如此、到了塔顶上依旧有二顷的广大面积。

今日的塔顶平台站着身着一身锦衣的男子,背后还是那五爪金龙,似乎要给男人挡风一般盘坐得高高的。可又有什么风会撼得动,当世人皇。

龙爪站立的地方还有一个小小的女孩,和人皇一起无声地看着这万顷的草原,无尽的静海,和这无人的白帝城。

"大叔,在阿比斯您为什么会选我做你的侍女呐。我这么弱小,你为什么不选小夏呀她都得到弑心剑的承认啦,还有熊呀都懂因果,还有Potter,还有还有还有……唔,大叔,我错了。"

人皇没有回头,语气却很温和轻柔:“佳佳,让你不要问的,你呀,就忍不住。你不弱的,只是需要时间,而时间,孤最多的就是时间……”

说罢,大叔似乎想起来什么,一阵恍惚
“原因嘛,你像孤的一个故人吧……自那年还活着保持人形的,不超过五人了吧……哈,一群老不死的……”
“那……当年,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,白帝城的人呢……大叔和女王大人……”
“佳佳!”
“唔,大叔,我错了”

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这是木鱼发翻译贴时候,时不时用当天参与翻译的队友们的名字写的小故事。有队友不是从...

火前留名

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这是木鱼发翻译贴时候,时不时用当天参与翻译的队友们的名字写的小故事。有队友不是从...

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这是木鱼发翻译贴时候,时不时用当天参与翻译的队友们的名字写的小故事。有队友不是从...


没有加入小组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这是木鱼发翻译贴时候,时不时用当天参与翻译的队友们的名字写的小故事。有队友不是从...

给木鱼打call 木鱼666

《兰芷英雄传》第一天我就参与了么,懵


没有加入小组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这是木鱼发翻译贴时候,时不时用当天参与翻译的队友们的名字写的小故事。有队友不是从...

已阅,强 !!!up

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阿比斯深渊还是亿万年前形成时候的模样,一千米往下一个气候地貌,永不见底,...

upupup!!

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太厉害啦!打call!

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这是木鱼发翻译贴时候,时不时用当天参与翻译的队友们的名字写的小故事。有队友不是从...

诶嘿嘿,十一期间小木鱼的网文一度是本柚子动力=v= 看到翻20+段简直恍如隔世了


小组: 兰芷馥郁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阿比斯深渊还是亿万年前形成时候的模样,一千米往下一个气候地貌,永不见底,...

我的天,厉害了

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阿比斯深渊还是亿万年前形成时候的模样,一千米往下一个气候地貌,永不见底,...

打开就看见我寄几,王刚真是油菜花😀

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阿比斯深渊还是亿万年前形成时候的模样,一千米往下一个气候地貌,永不见底,...

厉害👏👏👏


小组: 兰芷馥郁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阿比斯深渊还是亿万年前形成时候的模样,一千米往下一个气候地貌,永不见底,...

哈哈哈

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阿比斯深渊还是亿万年前形成时候的模样,一千米往下一个气候地貌,永不见底,...

已经消失了好久的我,都不好意思来给勤奋的木鱼小哥哥打call😂


回复 【兰芷】高尔佳:

火前留名...

😂写得太长了,火不起来的


回复 更好的自己_小夏:

_这是木鱼发翻译贴时候,时不时用当天参与翻译的队友们的名字写的小故事。有队友不是...

🐵是滴呀


回复 【兰芷】木鱼:

阿比斯深渊还是亿万年前形成时候的模样,一千米往下一个气候地貌,永不见底,...

夜半醒来,前排都没了,后排也要占个位,等天亮了仔细看,现在先睡觉💤


回复

这个帖子太久没有人回复啦,你还是开个新帖吧

扇贝推荐